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金融时报:农机互助保险——就地取材农民“自己的保险”
日期:2016-01-27

  经过6年探索,由地方农机协会、江泰保险经纪公司择陕西、湖北、湖南、河南驻马店试点的新兴保险模式——农机安全互助合作保险(以下简称“农机互助保险”),于2015年实现了三省一市联动、问鼎中原的战略突破。数字显示,目前三省一市已吸纳12.59万名会员参加互助合作保险。2015年,共计发生4439起事故,概率为3.4%,支付补偿金1816.1万元。

  换而言之,互助保险在2015年针对4439起事故实现了精准救援,通过及时补偿、调解纠纷和善后处理等措施,实现了精准扶贫和精准返贫。

  “但在12万多名参保会员中,发生了4439起事故,935人受伤,82人死亡,试想全国2000多万台套农机还没有参加互助保险,即使按1000万元计算,未知的事故和死亡事故还有多少?”农机互助保险总设计师,江泰保险经纪公司国土农林风险部负责人郭永利向记者留下了这串疑问,也把记者的想像空间带到了一年一度的夏秋抢收季节:每年4月下旬至9月,大约50多万名驾驶拖拉机、收割机、耕整机、插秧机的“麦客”,除本地作业外还要跨区作业,从四川攀枝花、西昌腹地浩浩荡荡出发,辗转华中各省,挺进中原地带,再折向大西北,在纵横十多个省(区)的进程中,风险亦一路相随。

  三高三难:农机“裸奔”成为常态

  2004年以来,我国农机产业进入发展黄金期,全国农机保有量达到2400万台套,从业人员达到5000多万人。然而,农机事故发生率达到3%,伤亡损失率达到0.2%,死亡率0.01%,迫切需要保险保障。

  “多年来,商业保险因三高三难,即风险高、成本高、赔付高、展业难、定损难、理赔难,一直发展迟缓,农机参保率低下,大量农机‘裸奔’成为一种常态。”郭永利称,尤其2005年新《道路交通安全法》出台后,运输型拖拉机“交强险”保费定价低,保险公司对此积极性不高,一下子把农机办牌办证、年审年检等工作搁浅在了“沙滩上”。

  未来五年,如何打赢这场让国内五千万贫困人口摘掉贫困帽的扶贫攻坚战?在“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帮扶理念下,互助合作保险被视作实现精准扶贫的重要抓手,这源于保险“互助”本源的强大生命力。

  所谓互助合作保险,也叫相互保险,是指具有同质风险保障需求的单位或个人通过订立合同成为会员,并缴纳保费形成互助基金,由该基金对合同约定的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等责任,是国际上广泛采用的农村保险制度。

  作为始作俑者,郭永利对记者坦言,农机用户的高损失率让商业保险无法承受,若按此计算保险费率,再加上高风险系数,农户势必消费不起,唯有通过地方政府支持农机主管部门、经纪公司联合设计互助保险的模式,才能将成本降到最低,实现收支平衡,确保可持续发展。

  互助初心:被保险人“自己的保险”

  按照“江泰+协会”的合作模式,在江泰保险经纪公司统筹顶层设计、专家管理的基础上,由地方农机协会组织会员发展互助保险业务,并提供查勘定损理赔服务。县一级会员服务站开展宣传、展业等服务,同时发展农民定损监督员,农机经销商、修理站点、专业合作社辅助开展救援、维修服务,形成由保险整合的组织体系。

  “商业保险起源,原本就是大数法则下的互助理念,针对广大农机用户高风险且保障不足的现状,试点按照互助共济的合作制原则建立保险组织,即依照自愿参保、自主经营、民主管理的原则,为成员提供农业保险服务,可以说,是被保险人自己的保险。”郭永利称,互助合作保险与农民门当户对,具有天然的政策性、群众性、互济性、公益性、民主性、灵活性。

  在他看来,经过30年实践探索,互助保险在我国农业、渔业、农机、养鸡、果树、蔬菜、农村财产、人身安全等领域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如产生了中国渔业互保协会、黑龙江农垦相互保险等形式。与其他保险形式相比,相互保险更顺应“农村百业各具特色、保险标的小而散”的国情。

  “立足于本行业、本产业、本组织内,保什么不保什么,农民提要求,专家来设计,由相互保险组织经办,产品量身定做,服务量体裁衣,自然合身合体。”郭永利称,经与北京、陕西、湖北、湖南、河南驻马店农林牧副渔部门、行业协会开展合作,江泰保险经纪已成功推进农林、农机互助保险,并在浙江资溪、瑞安等地发展起农村保险互助组织。

   贴近一线:平均保障20万元左右

  2015年1月23日,保监会出台《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为互助保险落地生根提供了法规和政策支持。正如保监会副主席梁涛所言:“近年来,国务院文件多次提出加快发展相互保险,充分挖掘其中蕴藏的巨大发展潜力和社会效用。”

  农机互助保险在经营上秉承“筹集互保资金,有灾补偿农民,结余滚动积累,会员权益积分,建立风险基金,以备大灾之年”的原则,在财务上则秉承“收支平衡,略有结余,以赢补亏、以丰补歉”的原则。

  “农民之所以从交50元起就能获得保险,还能做到业务收支平衡,略有结余,积累风险基金,主要就是就地取材、自力更生。”郭永利对记者称,业务资金每年都要接受农机主管部门、民政社团管理部门的审计和理事会监督,向会员代表大会报告并接受民主监督,江泰保险经纪与协会的合作协议则纳入保监会监管,报保监会备案。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据郭永利介绍,以相互保险组织形式将千家万户扶贫对象连接起来的互助保险,正是在政府资金的引导下,使得参保成为农户自身的意愿,由保险互助社或相互保险公司筹集互助保险资金,除去经办费用、补偿损失外,结余则滚动积累并派发红利。随着互助保险扩展,风险基金壮大,还存入银行为银保合作撬动银行贷款,解决农民贷款难问题,也为投入产业发展创造了条件。

  数据显示,试点6年间,一方面农机事故伤亡损失令人堪忧,另一方面政策环境愈益宽松,农机互助保险试点区域正进一步扩大,会员人数也在稳步增加,互保资金逐年增长。2015年,三省一市共发展会员125990名,其中拖拉机会员占全体会员52.85%,收割机会员占25.59%。累计收取互助会费38893798元,其中陕西占29.58%,湖北占23.26%,湖南占42.27%,驻马店占4.89%。

  值得一提的是,农机互助保险涵盖农机类型的能力得以提升:拖拉机、收割机、耕整机、插秧机的机损险、驾驶及辅助操作人员责任险、第三者责任险等主力险种更加规范和标准化,实务操作更贴近一线作业,会员自助定损与专业定损的“短平快”结合,平均保障水平达到20万元左右,基本满足了会员的要求。

  “目前,江泰保险经纪与三省一市联动的跨区作业跟踪服务已进入常态化,确保随时出险、随时救援、随时补偿、随时维修服务。”郭永利称,以河南驻马店为例,已经成为三夏会战农机安全互助保险联动服务的交汇点,互助保险成为整合生产厂商、维修站点、专业合作社、移动电讯等资源,提供一线服务的互联平台。下一步,农机互助保险业务将试行监理组织推动与乡村网点、会员服务站市场运作“两条腿”展业,网上见费出单,银行卡兑现补偿资金,更方便农民会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网点 |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2037503号 京公安网备110102006142 
全国统一客户服务热线电话:95585
版权所有 © 2010 中华联合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